1. <track id="sj4ih"><span id="sj4ih"></span></track><bdo id="sj4ih"></bdo>
        1.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 科研  专家?#25317;?/a>

          杨雄:谁是青少年心目中的偶像?背后藏着一个重要的价值观命题

          日期:2019/04/18|点击:118

          摘要: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、一代青少年要获得发展,必须要有一组时代偶像、一套核心价值观加?#32422;?#21169;、示范与引导。

          【编者按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,人生?#30446;?#23376;从一开始就要扣好。如何扣好人生的“第一粒扣子?#20445;?#19978;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杨雄认为,对青少年的偶像引导在功能上具有道德教育的性质,但它在内容、形式及方法上又超越于道德教育的范畴,包含了更为广泛的精神生活的指向意义。以下是他在上海社科院的演讲。

          去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我所在的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课题组发布了一个报告,题目是《上海“00后”青少年心目中偶像调查报告》。我们发现,当代上海青少年偶像崇拜心理呈现出当代性、杰出性、标志性等特征,?#20174;?#20986;这一代青少年多元、开放的道?#24459;?#32654;取向与偶像接受心理。

          青少年时期是个体社会化的关键时期,也是人生重要起步阶段。从青少年发展心理学视角看,在这一生命阶段,他们特别需要人生榜样、青春偶像。与此同时,青少年成长与价值观养成,也与国家前途命运紧密相连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,需要一代又一代青年人的接力与奋斗。因此,如何将当代青少年崇拜偶像、追求梦想的理想、激情保护好、正确引导好,有重大意义,这也是学校、家庭、社会等的重要使命与应?#24615;?#20219;。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:“我为什么要对青年讲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问题?是因为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,而青年又处在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时期,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十分重要。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,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,剩余?#30446;?#23376;都会扣错,因此人生?#30446;?#23376;从一开始就要扣好。”对青少年的偶像引导在功能上具有道德教育的性质,但它在内容、形式及方法上又超越于道德教育的范畴,包含了更为广泛的精神生活的指向意义。

          信仰是人的“内在生活”所需的一种状态

          这里,我想先谈一个形而上的问题:人生为何需要意义?

          人的存在从来就不是?#30475;?#30340;存在,它总是牵连到意义,意义的向度是做人所固有的。探索有意义的存在是实存的核心,人是不会满足于生命支配的本能的生活的,总要利用这种自然的生命去创造生活的价值和意义。人之为“人”的本质,应该说就是一种意义性存在、价值性实体。人的生存和生活如果失去意义的引导,成为无意义的存在,那就与动物的生存没有两样,这是人们不堪忍受的。

          意义就是生命的体验,是生命的本质力量在克服一切?#20064;?#21019;造属于人世界中的自我肯定、自我确证。生命的真?#26657;?#23601;在于它明确的目的性,正是这种目的性,扬弃了生物本能的冲动,在生存与生活基础上,追求更高层次的“意义?#20445;?#36229;越生命的有限,趋于精神的永恒。面对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意义世界的解体,面对瞬息万变及复杂多样的现代生活,现代人一旦丧失了意义支撑,就容易产生身心分离的碎片感、疲惫感和无助感。因此,对于年轻人而言,不能仅仅具有“工具理性?#20445;?#36824;需要终极关怀。客观地说,年轻人生存生活问题没解决好,精神生活也不会好;反之,一个人精神生活不丰富,物质生活也缺乏意义。因此,只有当一个人的世俗生活与精神生活达到一种平衡,人内心才会有?#20013;?#30340;安宁、满足。而哲学恰好是能较好地帮助青少年在社会化进程中,确立起正确的人生意义、生活信念。

          哲学是一个人对生活的态?#21462;?#23545;人生的态?#21462;?#21746;学作为一种内在生活,每个人无法逃避它。自世界进入现代哲学时代之后,人们似乎不再关注形而上学的世界,不再追问世界的本原问题,而转向关注现代人生存之?#36136;道?#24785;问题。现代人的生活可区分为“外在生活”和“内在生活?#20445;?#21069;者是物质生活,后者是心灵生活。人光有外在(物质)生活,没?#24515;?#22312;生活,人的灵魂就无法安顿。因此,哲学就是解决人的心灵生活、生活信念问题的。

          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做出选择:上大学、找工作、选朋友等,而支配我们做出决定的背后的根本性东西就是哲学。生活中每个人都有?#32422;?#30340;哲学。时下许多年轻人整日忙忙?#24503;擔?#24537;于赚钱,但内心世界很?#25307;欏?#24456;无力。这是现代人遇到的哲学问题。于是,人生意义问题就出现了,即物质满足后精神生活如何充实?

          今天,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技术?#35813;?#21457;展的时代。科学技术的发展极大地丰富和拓展了人的生活空间和领域,促进和提高了人类生活的便利?#38498;?#29983;命的成就?#26657;?#20026;改善人的生命质量创造了机遇和条件。可是技术理性带来的并不都是美好与幸福。人类在享受自身发明创造成果的同时,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重?#28023;?#22914;生态环境的破坏,资源的日益枯竭,恐怖主义的泛滥,贫困、疾病和犯罪等,这一切都直接或间?#25317;?#38144;蚀人的生命?#26657;?#23041;胁着人类的存在;另一方面,现代人若仅仅生活在追求物质成功的沉重压力之中,世俗标准意义上的“成功?#20445;?#19981;一定使他们拥有?#20013;?#30340;幸福感。对于青少年而言,问题可能更为严重。不少青年人存在一定的价值观迷茫,由于失去支撑其生命活动的价值资源和意义归宿,个人常常陷入虚拟和虚无而无法自拔,虽然物质无?#29301;?#21364;常常感到焦虑和?#32431;唷?/span>

          偶像崇拜: 青少年社会化的一个重要历程

          偶像崇拜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几乎都会经历的阶段,当然,其内容和方式可能随文化背景和个体差异而有所变化。在一些青少年身上表?#20540;们?#28872;一点,而在另一些青少年身上则表?#20540;?#19981;是过于明显。青少年偶像崇拜与其心理成熟过程密切相关,是特指伴随现代青少年发?#26500;?#31243;,并?#20174;?#20854;文化心理和行为方式的一种特殊文化心理现象。如暴力崇拜在一定程度上是这一年龄特有的冲动?#38498;?#25915;击性情绪特征的表现。偶像崇拜不同于宗教文化意义上的那种?#20174;?#20154;类对超自然力?#30446;志濉⒕次貳?#24525;耐与服从的精神文化心态,应当把它看作是一种年龄性的或阶段性的发展现象。偶像崇拜尽管存在个体差异和多样化特征,但就整体而言具有一定的选择倾向,其共性的文化特征是流行性、青春?#38498;?#24773;感性。它以强烈的情感色彩感染和支配着青少年的内心世界,使他们被所崇拜的偶像深深地吸引,并产生情感的依赖和共鸣,常常是将整个身心融入青春偶像的精神世界之中。

          偶像崇拜是青少年社会化的一个重要历程。将他人或团体当作崇拜的对象, 期望?#32422;?#20063;能羽化成为对方, 或将对方视为学习的目标,以享有对方的尊荣,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与慰藉, 同时减少挫折带来的?#32431;唷?#38738;少年偶像崇拜虽然包含着一定的价?#30340;?#23481;, 但偶像崇拜的基本特点主要是对外部形象的欣赏与模仿。青少年偶像崇拜的对象往往都具有鲜明的、能够同青少年心理倾向相共鸣的外部形象特征。即使指向于政治人物, 甚至反面人物, 也主要指向于其外部形象特征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 “形象性” 是青少年偶像崇拜最重要的特征。青少年被那些具有外在完美?#38498;?#21147;量性的形象所吸引, 也被这些形象所感染, 最终在他们的行为中也以?#25345;中?#35937;模仿的方式表现出来。偶像崇拜能够产生超越于?#36136;?#21644;自我的情感体验, 它排斥?#36136;?#29983;活内容, 使青少年迷恋或向往远离?#36136;?#30340;人格形象和生活方式。

          从某种程度上说,青少年文化就是偶像文化,青少年时期既是偶像崇拜时期,也是其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。通过了解谁是他们心中的偶像,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年轻一代的思想趋向和价值观走向。

          每一代青少年都有?#32422;?#30340;青春偶像

          由于?#36136;?#20013;的青少年往往无法实现?#32422;?#24515;中的梦想,所以就?#32972;5阶约?#20598;像身上去寻找和虚幻实现?#32422;?#30340;青?#22909;巍?#22238;顾几十年来中国青年的偶像变迁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?#20174;?#26102;代的特点和价值观的演变。

          20世纪60年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激情岁月,当时年轻人心目的英雄偶像是:?#36861;妗?#20445;尔· 柯察金、王进?#30149;?span lang="EN-US">60年代是共和国早期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年轻的新中国所面临的种种困难,决定了这将是一个以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号召的偶像年代。艰苦朴素、舍己为人、自力更生、献身国家是这一时期偶像的共同特征,突出?#20174;?#20102;共和国早期建设者的共同优秀品质。70年代,除了继承60年代已有的偶像之外,全国有2000万知青响应号召上山下乡,由此邢燕子、金训华等成为那个时代青年人学习的时代楷模。

          80年代,伴随着改革开放大幕的拉开,中国社会开始从单一走向多元,当时青年的标志偶像有:张海迪、中国女排、朦胧诗人、港台明?#24688;?#36825;个时期的偶像如同雨后?#26680;瘢?#20174;社会的各行各?#24471;?#20986;来,令人应接不?#23613;?#22823;体可分为两种类别:一种基于传统标准的社会道德楷模。如身残志坚张海迪、少年英雄?#30340;?#20026;救掉进粪坑的大爷而牺牲的张华。另一类偶像则是各行各业取得辉煌成就成功人士。在体育界,中国女排曾以?#25300;?#36830;冠”为当时一代年轻人所仰慕与?#26223;粒?#21516;时来自港台的金庸、三毛、琼瑶等在内地产生了一大批崇拝者和跟随者。

          90年代作为流行时代的文化符号,当时青年人的标志偶像有:罗大佑、崔健、周星驰、王菲……在歌坛、银幕、球场,一个一个“明?#24688;?#22240;受到青年崇拜而崛起,随之又一个个因受到青年冷落而暗淡。90年代的中国社会走向了更加多元。这一时期每个偶像?#20013;?#30340;时间越来越短,往往是“各领风骚二三年?#20445;?#21464;?#29615;?#24120;迅速。90年代中期以后,社会文化进入了一个颠覆传统与精英主义、消解一切深度和意义的所?#20581;?#26080;厘头”时代。而随着2005年中国大?#20581;?#36229;女?#21462;?#30340;出现,偶像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有人说“海选”表明青少年偶像已开始进入平民化时代。这?#24471;?#21363;便没有偶像,每一代青少年都会“创造?#32972;?#37027;个时代?#32422;合不?#30340;青春偶像。

          进入21世纪,青少年的偶像比前?#22797;?#38738;年更趋于多样性、选择性与个性化,呈现出一些新特点、新趋势。在演讲一开始,我提到我们最新一项关于“你心目中最崇拜偶像”的?#31034;?#35843;查,结果发现,习近平和毛泽东、邓小平、周恩来四位政治领袖,作为00后青少年学生“心目中最崇拜偶像?#20445;?#39640;居前位。这?#20174;?#20986;上述四位领袖人物在当代青少年心目中的重要地位,折射了当代青少年对中国40年来改革开放取得成就的积极认同和对当代伟大人物之崇敬心理。

          除了上面入选的四位杰出政治领袖人物,马云、钱学森、?#36861;妗?#34945;隆平、鲁迅、爱因?#22266;?#20845;位入选,位列前15位,体现了当代青少年对偶像崇拜心理呈现出“当代性、杰出性、标志性”等偏爱特征。这也比较符合00后青少年多元、开放的道?#24459;?#32654;取向与偶像接受心理。此外,流?#24184;衾指?#25163;、当红影?#24688;?#33879;名球?#24688;?#32593;红艺人依然是00后青少年心目中最受?#25918;?#20043;青春偶像群体,入选人数、比例都较大,占入选前100位偶像人物之30%。尤其是时下偏阴柔审美风格的男歌手:像王源(13位)、易烊千玺(14位)、华?#22353;睿?span lang="EN-US">17位)、王俊凯(23位)?#32422;?#26446;?#36861;濉?#40575;?#31995;齲?#22343;受到00后青少年明显?#25918;酰?#36825;?#20174;?#20986;青少年女生更容易成为一些?#34892;?#20598;像之粉丝,她们对?#34892;?#20598;像?#25918;?#20043;狂热,也明显超过青少年男生对偶像热爱程?#21462;?/span>

          而在这项调查中,我们也发现,相对而言,那些思想先驱、民族英雄、英模人物等入选比例?#20113;?#23569;。统计显示:前者合计要比入选的歌手、影?#24688;?#29699;?#24688;?#32593;红艺人明显偏低(20%:30%)。例如:在入选位列前100位之00后青少年偶像中,虽然不少青少年提及杨利伟、孔子、马克思、邱少云、董存瑞、岳飞、屈原……但与上述那些年轻的流?#24184;衾指?#25163;、当红影?#24688;?#33879;名球?#24688;?#32593;红艺人相比,票选与排列就相对靠后不少。在入选当代青少年“心目中最崇拜偶像”之前50位,著名科学家占?#28909;云?#23569;,仅8位(钱学森、袁隆平、霍金、爱因?#22266;埂?#29233;迪生、居里夫人、陈景润、牛顿);著名作家、诗人更仅入选4位(苏轼、冰心、李白、金庸);而能代表当代杰出艺术家、音乐家入选更少(仅郎朗一人)。这可能与时下青少年热衷追?#24688;?#27969;行网红、追求时?#26657;约?#26234;能手机普及有较大关系,导致00后对“网红”人物较为熟悉,其它各界各业突出人物知晓甚微。由此可见,互联网和移动技术发展对于青少年的偶像崇拜产生较大影响,也为我们如何利用互联网做好主流价值传播提出了思考。

          总之,青少年偶像崇拜是一个复杂的心理行为和心理活动过程,其主要行为特点是:冲动性心理活动倾向、超?#36136;?#30340;情感体验、过度的行为冲突。如过于激动、兴奋和不由自主的情绪体验,同时伴随着超越社会行为约束标准的行为冲突,诸如热衷于名人隐?#20581;?#25910;藏名人用品、行为模仿、陷于偶像幻想境界?#21462;?#36825;些行为特征在青少年个性发展和道德发?#26500;?#31243;中将产生影响,削弱对学校生活的兴趣?#21462;?#23613;管偶像行为对青少年发展具有一定消极影响,但它依然具有不可忽视的发?#26500;?#33021;和意义。偶像行为在帮助青少年顺利度过“过渡期”方面具有一定意义,具?#24515;?#31181;发展性的功能。这种功能主要是一种情感性的依托功能,偶像崇拜正是青少核心价值:帮助青少年“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”

          在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社会中,当代青少年事实上每时每刻接受着三?#20013;?#24335;的价值观影响:“主导价值”(核心价值)、“主流价值”和“主体价值”。所?#20581;?#20027;导价值?#20445;?#21363;该社会的“核心价值?#20445;?#26159;主?#23478;?#35782;形态文化提倡的规范价值;所?#20581;?#20027;流价值”即能被社会绝大多数人们接受,并能影响未来?#23548;首?#21521;的社会价值;而“主体价值”即青少年所追求的、比较前卫的青年亚文化。当代青少年处在社会?#26412;?#21464;化的时代,改革开放40年以来,经济转轨与社会转型必然导?#38534;?#24635;体性社会”转向“个体化社会”。市场经济与多种所有制并存相?#35270;?#30340;多元化、多层次的价值观,必然对当代青少年青春偶像、人生信仰产生巨大的影响作用。

          应当说,任何一个社会,一般都会通过教育来向年轻一代传递、灌输一种特定的价值观念,使其尔后成为该社会的一份子。同样,在指出青年身上不足、引导他们的同时,我们又要努力改造社会本身,克服成人价值系统本身存在的“知行不一”?#35748;?#35937;,使“主体价值”、“主流价值”和“主导价值” 这三者能逐步趋于整合,只有这样,价值观教育才有实效。

          “凿井者,起于三寸之坎,以就万仞之深。?#32972;?#20154;社会?#24615;鶉伟?#21161;青年人扣好价值观形成的“第一粒扣子?#20445;?#25226;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转化为青年日常的行为准则,进而形成自觉奉行的信念理念。

          如何走好未来生活道路的每一步,是由人生目标与信仰决定的。孩子在12岁到18岁的时候,是树立理想的关键时期。如何让青少年学会自主选择、自我决定,学校需要创造环境,教育引导青少年,尊重他们的抉择,帮助他们去实现。人生目标选择为什么重要? 哈佛大学对一群智力、学历相似的人进行了25年跟踪发现:3%有清晰且长期目标的人,大都成了顶尖成功人士;10%有清晰短期目标的人,大都成为专业人士;60%目标模糊者,能安稳工作生活,无特别成绩;27%无目标的人,经常失业,生活动?#30784;?#30001;此看来,扣好人生“第一粒扣子”、迈好人生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        青少年时期是社会化关键时期,也是人生重要起步阶段。在这一生命阶段,特别需要人生榜样、青春偶像的引导。去年召开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,隆重表彰了100位在改革开放40年来作出突出贡献的各行各业杰出代表人物。如何让这些热爱祖国、投身改革、敢为人先的时代楷模,成为指引青少年成长的“人生导师?#20445;?#25104;为他们崇拜敬仰并愿意向之学习的偶像,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          教育在本质上是一种价值导向的工作,它总是力图选择有益于它的社会的文化,并将它传递给社会成员和下一代。尽管青年人总是试图“区别”于上一代,但事实上文化这东西是既守不住,又扔不掉的,因为历史是?#26377;?#30340;。即便在人的多向性价值选择成为可能的现今,青年人也不可能完全抛弃传统。抛弃传统意味着最终被传统抛弃。尽管从世代传递的角度看,一代总要胜过一代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化,但离开了上一代的文化传递,就会出现文化断层,就会造成一代人甚至?#22797;?#20154;文化上的失教。同样,在一个价值多元化的社会中,如果没有一个被大家所认同的主导文化或核心价值,那么这个社会将是“一盘散?#22330;薄?#24403;前,文化出现“反哺?#20445;?#21363;由于年轻人在新技术应用上的优?#30130;?#21521;青年人学习也成为一种趋势。但与此同时,传统主流价值的传承也应进一步加强,要启迪青年人的社会责任?#26657;?#35753;他们正确树立理想和信念,而这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,需要成人社会作出榜样。一句话,要求青年做到的,成人社会首先应该做到,要求青年信仰的,成人社会首先必须信仰。

          进入中华民族的复兴时期,我们对确立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较以往任何时期更迫切。崇高的信仰?#23478;?#20255;大的长征,必将?#23478;?#20013;华民族的发展方向。在中华民族历史上曾经产生过三个以“万里”为计的活动?#21644;?#37324;长?#24688;?#19975;里“丝绸之路”、万里长征。这三个“万里”中至少有一半与信仰有关。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、一代青少年要获得发展,必须要有一组时代偶像、一套核心价值观加?#32422;?#21169;、示范与引导。

          在一个多元价值观并存的社会,我们塑造一个什么样的精神偶像和核心价值观,将直接影响社会走向和发展。当代青少年只有拥有坚定的信仰,才能获得强大的精神力量,进而创造不负时代的成就。当代青少年只有构筑正向青春偶像、社会核心价值观,才能支撑起中华民族崛起的伟大使命。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【思想者小传】

          杨雄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、研究员。兼任中国社会学会常务理?#38534;?#20013;国社会学会青年社会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、上海社会学会副会长、国务院妇儿工委?#24378;?#21672;询专家、十三届上海市政协社会法治委员会副主任?#21462;?#30740;究方向:青年社会学、社会治理与社会调查研究、社会思潮与青年文化、独生子女与家庭教育。出版论著:《巨变中的中国社会》《巨变中的中国青年》《社会阶层新构成》《网络时代与社会管理》《中国青年发展演变研究》《青春与性》《激情与理性:中国青年知?#26007;?#23376;激进主义思潮研究》等,主编《上海社会发展蓝皮书》、《上海民生民意报告》(主编)?#21462;?/span>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来源:上观新闻 2019414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  


          文字:|图片:|编辑:

          最新

          热门

          返回原图
          /

          时时彩彩票骗局大揭密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sj4ih"><span id="sj4ih"></span></track><bdo id="sj4ih"></bdo>
    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sj4ih"><span id="sj4ih"></span></track><bdo id="sj4ih"></bdo>